畢業典禮的隔天,我的生活有了不同的顏色

2016   地點: Holland Denali Princess  阿拉斯加州

那是一段剛開始走就知道有多漫長艱辛的路,但我們不辭辛勞,大老遠的哼哼唱唱,才發現這些縮影跟我們的旅途有多像。回到台灣後漸漸步入正軌的生活裡,不知不覺也已經過了一大半個月,打開手機裡那個已被這個夏天佔領的相片集,從六月畢業典禮的隔天開始,我的生活有了不同的顏色。

這是一個遙遠又勇敢的選擇,還記得在阿拉斯加的某一個休假日,外面下著大雨哪裡也不能去,躲在被窩裡看看書、寫寫明信片,突然想起在台灣的一切,若是當初沒踏上這個旅程,我是不是就會安份的待在台灣當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,這些決定真的是對的嗎?這個想法在剛到阿拉斯加的前幾週一直盤旋著,但後來才明白,不跳脫舒適圈的我,是不閃閃發亮的我,我們要用自己的獨特去冒險、去嘗試。

濃縮起在美國的日子,才發現這四個月過的實在太快、太難以置信了。

想起那個昏昏欲睡的早晨,就算再多的rock and roll都撐不住的睡意,是在客人給的小費中甦醒過來(i like your service!);或是在那個不忙的stay over day早早結束工作,跟同事們聚在一起開玩笑、喝咖啡(my daily life:coffeeholic);喜歡那個台灣人一起同休的週三,散步到那個美不勝收的Otto Lake划船;或是花了四小時hiking跟著導航去了一個完全不是目的地的地方,再全員折返,像是獲得一個無人抵達的秘密基地;或是受不了難吃到不行的員工餐時,把我房間當據點輪流泡著泡麵,想念故鄉的台灣味;甚至在那個夜晚愈來愈長的日子裡,圍著營火說說自己的理想,等著極光的酒中真談⋯這個有點冷的夏天,玩得瘋狂、玩得盡興,所以現在回頭細數才會笑的那麼好看,那是最美的風景。

那些日子裡遇到的人們,太美了,就像那道極光,相遇的短暫。我們都是彼此的旅途中相遇的旅人,一起生活了一些日子,成為對方不可或缺的日常,然後帶著對方真切接受你、喜歡你的模樣,一起繼續溫暖的上路。 「如果真的有人生的要義,那就是你要無比投入的認真玩耍,做一個永遠的少年。-西西弗斯的神話」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